孙允珠,道聚城,周末同床

admin 2019-03-11 阅读:229

「创业最前线」旗下「子弹财经」原创出品

作者 | 杨博丞

手机屏最终被折叠了。

在告别翻盖手机10余年后,一个新的名词“折叠”开启了手机新时代。

或许,在每个人的儿时都曾经幻想过这样一个场景:想要的东西随手可得,想做的事喊一声就可以实现……

如今,这些看似无法触摸幻想已然变成了现实。手机可以让你想要的东西随手可得,AI技术的出现让你想做的事喊一声就可以二战之狂野战兵实现。

从整体翻盖到屏幕折叠,手机的更新迭代让它不仅只是通讯那么简单,随着5G网络的蓬勃发展。未来,“手机+IOT”已不再是曾经的幻想。

折叠屏手机和5G网络成为了2019年开年关键词之一,随着3家厂商的折叠屏相继发布,摆渡老人折叠手机及其产业链逐渐被掀开。

在MWC大会上,华为折叠屏手机Mate X发布。而在四天前,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发布,至此,中韩两大手机厂商都相继发布了自己的折叠屏手机。

曾经被称为概念产品的折叠屏手机都成为了触手可及的产品。

从华为和三星相继推出折叠屏手机开始,它们似乎已向外界展示出一种趋势:折叠屏手机的技许宝初术在不断完善与成熟,塔勒农场可以成为和消费者进行亲密接触的真实产品。

而纵观这两款产品,似乎都有着不同的出发点、定位与预期。

首先,这两款手机在出发点上截然不同。三星折叠屏手机Galaxy Fold更多的作用或为展示三星自家OLED柔性屏,它没有从使用的角度去设计这款手机,基本属于展示型手机。

而华为折叠屏手机Mate X更多的作用或为展示消费级折叠屏手机形态,从华为在发布会上的解释,它似乎考虑得要比三星多一些,上升到了产品研发及供应链产业层级。

其次,在定位与预期上也存有不同。三星Galaxy Fold可以说是一台可折叠的平板,后而预留手机模式,而华为Mate X则是一台可折叠屏幕的手机,后而预留平板模式。

一款是先平板后手机,一款是先手机后平板,可见在定位与预期方面两者均不一样。因此,预期的不同就导致了最终成品的不同。

目前,可折叠手机的折叠方式分为内折、外折、折鲜血与美酒三折、向下折这四种。华为Mate X和柔宇均采用的是外折,Galaxy Fold则采用内折的方式。

但无论是这两种折法的哪一种方式,都不可避免的是屏幕本身的弯曲程度和起到折叠作用的铰链技术。

据华为介绍,Mate X采用“鹰翼式”折乡孽畸缘叠设计,该设计的关键之处在于采用了铰链创新技术,铰链系统能无缝支撑屏幕及折叠,展开后无痕,闭合时紧密无缝。

在三星的Fold身上,三星表示手机经过了20万次的实际测试,可以在每天开合100次的情况下,五年不出问题。

因此,这对于折叠屏手机来说至关重要。柔性屏幕虽然可以弯曲折叠,但柔性屏幕的铰链工艺无法达到预期则会造成其屏幕不可逆的破坏,直接影响寿命。

从技术角度来说,柔性OLED屏幕模组本身就很薄,但仍然包含了很多组件,要想实现出色的折叠功能,就必须将屏幕模组以及铰链的厚度降到最低,但这直接影响到各层结构的强度,这其中的关键技术在于屏幕组件中的四个关键部分——偏光片、盖板、薄膜、OCA胶。

柔性OLED屏和普通直屏OLED屏的区别是,普通OLED屏幕保护层为玻璃盖板,而柔性OLED屏幕为了可以弯曲折叠,它的保护层则是一层高分子薄膜。

另外,OCA胶也至关重要,这是实现可折叠的关键技术。对于折叠屏来说,其屏幕折叠处所承受的弯曲次数要达到一定标准,还要在弯曲过程中具有一定流动性,同时又要保证不脱胶。

“主要柔性屏有很多技术难题,如何解决屏幕在折叠时的受力点和应力作用,如何在受力的情况下保持显示功能,另外高分子薄膜的封装技术也是一大问题。”苏磊所在的产线目前负责生产柔性OLED,他说,这些关键的技术都会导致整块屏幕的质量与后期产能。

苏磊坦言,现在的柔性屏技术比之前提升了不少,但仍然有很多难题没有攻克,比如量产的合格率。“现在的废片率不低。”苏磊说。

而维信诺相关人士在接受媒体采种族变更待定访时称,目前柔性屏产品可实现外折10万次的使用寿命,按每天折叠100次计算,至少可使用3年。未来,技术方案需要不断迭代,将持续提升屏幕的使用寿命以及可靠性能。

华为消费者业务手机产品线总裁何刚也谈及自己对于柔性屏的看法,他认为折叠屏手机不是大家想的那样,由供应商提供柔性屏,安装到手机上就行了。

“因为屏幕弯曲之后每一层的半径不一样,长度会有差别,会发生一些变化。华为的技术方案可以保证折叠把变化的长度‘吃掉’”。何刚说,华为在折叠结构上投入了三年的研究时间。同时,他也透露预计Mate X的月产能可以达到10万台以上。

回顾当前手机市场,大多数厂商已进入瓶颈期,创新力开始趋弱,而折叠屏手机免死无门的出现,让人们的视野再次聚焦这个行业。

目前,从刚刚发布的这两块折叠屏手机来看,售价均过万,而折叠屏手机的价值究竟是否会值这些钱?

苏磊认为,目前折叠屏的价格普遍偏贵还是因为其技术处于成长期,而非成熟期,屏幕中的各个组件的技术标准和研发都在持续推进,后期一旦进入成熟期,屏幕成本自然会大幅下降。

“其实就如同液晶显示器一样,前期一块面板都很贵,但野熊模拟3d现在成熟了价格很便宜。折叠屏应用范围很广,不光是手机,以后的可穿戴设备,甚至电脑都可以实现。”苏磊称。

但市场上也有不同的声音。

OPPO副总裁沈义人称,来MWC前,最终决定“拿掉”折叠屏手机。原因很简单,他认为样机拿在手里,并没有达到真正成熟商业化产品的要求。

“大家觉得现在折叠屏可能是一个概念,从本质上看,它更像一个翻盖手机。主板是硬的,就会导致折叠屏的想象空间下降,电池无法折叠,也会有很多制约。我们的理解是折叠屏、柔性屏技术给手机带来形态上的变化。”沈义人说。

沈义人认为,“现在的折叠屏真是为了折叠一下而去折叠。比如折叠之后屏幕大了,大了之后究竟给你带来了什么提升?除可能看视频会大了点天宝康儿之外,它能帮助你更高效地处理信息吗?手机操作系统对于分屏的应用,高分辨率的应用,多信息处理的优化,还没有跟上。我觉得,折叠屏技术在目前这个阶段不会有特别大的进展,OPPO至少在今年之内是没有商用考虑。”

同样,从事手机应用软件的开发者刘启也持有相同意见。“折叠屏手机折叠很容易,但本质还是没对手机产生质的变化,主板、电池或其它零部件依然是不可折叠的,它们还需要固定在手机之中,这限制了屏幕尺寸调节的灵活性。”

另外,刘启还提到,“折叠屏在未来软件交互适配上也会是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每家的屏幕尺寸都不同。”

手机屏幕的变化将极大影响应用开发者的交互设计。而在屏幕可折叠之后,手机应用会从单个尺寸的屏幕发展到适配多个尺寸屏幕。

如果未来手机厂商推出多种折叠屏幕方案,那么适配的分辨率比例如果有大变化,会导致应用显示问题。

“目前女社长不会就折叠屏做软件适配,我觉得(折叠屏普及)还需要几年时间吧,用户规模有限。”刘启称,在应用适配手机方面并不复杂,但却是很繁琐的事情。

“现在手机的销量大势已退,就连苹果10000元以上的手机都几乎很少人买,有谁会去买10000元以上的安卓手机?不保值。” 手机经销商邵宇告诉「子弹财经」,就目前华为和三星的折叠屏定价较高,他预测不会有多少普通消费者来购买。

“我觉得会有人买,这对经销商来说是一件好事,因为可以获得更高溢价。”翟华对「子弹财经」说,他看好这次的折叠屏,因为折叠屏的生产周期很长,会导致货少而需求大的局面。

但邵宇始终觉得,普通人不会花大价钱来买一部折叠屏手机尝鲜,“这毕竟太贵了。”

价格高昂或许仍然成为了折叠屏普及的“绊脚石”,而价格的高昂却主要在于屏幕产能上的缺失。

因此,柔性OLED屏幕是折叠手机和穿戴手机的突破关键。

据市场机构预测,OLED市场规模在2021年将达到768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32%,其中柔性OLED市场规模为566亿美元,市场占有率将达到73%。

2018年,全球孙允珠,道聚城,周末同床OLED手机面板出货量已达到4.4亿片,出货量同比增长3.4%。

正如中兴通讯高级副总裁兼终端事业部CEO徐峰所言,柔性折叠屏手机目前商用还不是太成熟,这是个值得关注的方向,还需要看市场客户的进一步反应。

可以肯定的是,可折叠屏手机产品是手机厂商证明自己研发和创新能力的重要名片。谁的清醒催眠折叠屏更大、谁的铰链更耐用、谁的机身更薄……

但就目前而言,各大手机厂商的屏幕供给基本都处于合作研发的过程,比如华为则是借助京东方,而中兴、小米则是借助维信诺。

「子弹财经」分别读取分析了京东方与维信诺的财报,从中我们得出的结论是:京东方的OLED屏价格较为昂贵,主要供货于高端机型手机商,而维信诺的OLED屏价格较平民化,主要供货于主打性价比的手机商。

因京东方与维信诺的2018全年财报还未发布,所以我们只节选了截止到2018年9月第三季度的财报。

据京东方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目前总资产达2897亿。其中,营业总收入为694.6亿元,净利润为29.7亿元,较2017年同期水平增加0.5亿元。

在研发费用方面,截止第三季度为25.89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3.74亿元。由此可见,京东方在利润总营收上较去年同期有明显放缓趋势,但研发费用有所提高。

在现金流量方面,销售商品与提供劳务方面的收入为607.7亿元,不及去年同期水平686.6亿元。

而在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方面则达到377.5亿元,应为扩建厂房所致。

2018年12月26日京东方公告称,将投资不低于人民币465亿元,在福建省福清市投资建设第6代柔性OLED生产线项目,规划产能为48K/月。

产能方面,京东方称,其在成都G6柔性OLED产线已量产,绵阳G6柔性OLED产线有望在2019年实现量产,重庆G6柔性OLED产线已经开工,加之福清G6柔性OLED产线,京东方目前共建设了4座生产基地,1处已实现量产爬破,1处即将量产,剩余正在紧张建设中。

据维信诺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目前总资产达407亿元。其中,营业总收入为9.3亿元,净利润为-2.41亿元,较2017年同期水平亏损持续加重。

在研发费用方面,截止第三季度为2.17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04亿元。由此可见,维信诺在利润总营收上较去年同期亏损更为加重,但研发费用有大幅度提高。

在现金流量方面,销售商品与提供劳务方面的收入为9.615夏河骂吴京亿元,比去年同期的520万元也有大幅度增长。

而在购建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他长期资产支付的现金方面则达到114.4亿元,增加了88.83亿元,可见维信诺在厂房建设方面也在有着明显的变化。

但从京东方和维信诺在总营收和研发费用方面的比较可以看出,维信诺在OLED屏幕方面仍不及京东方,这也说明了两者在OLED屏幕生产上的差异。

苏磊对两家在屏幕方面的竞争显得很平静。“维信诺是干不过京东方的,它唯一的优势在于性价比,就好比屏幕界中的小米。”但是,这也给维信诺带来了一定反应,其净利润连续亏损。

目前,柔性OLED产能主要掌握在三星手中,而京东方的柔性OLED面板前段技术几乎是复制了三星的量产模式,产线上的工程、技术、生产人员也多为外籍人士,实际上也大部分有过在三星工作的经历。

因此,京东方的柔性OLED面板产品也基本上达到了三星量产产品的技术规格要求。

目前,中国一些OLED显示屏制造商透过引进海外尖端技术的方式,快速缩小与韩国的技术差距。

据2018年8月韩国现代经济研究院发表的报告中,以120个国家为对象来调查,整体韩中技术水平差距从2014年的1.4年到2016年已经缩减为1年。各产业的技术差距也都在缩减中,IT领域差距减少0.3年。

而之前,三星供应商Toptec技术泄露事件却将此事与中国最大屏幕生产企业京东方联系在了一起。

据韩国媒体的资料显示,三星的一家韩国供应商向中国公司出售了16台面板加工设备,并协助中国获取这项技术。这其中包括京东方在内的两家公司实际获得了这项技术。而16台面板加工设备已经售出8台。

这一技术正是OLED显示屏中最为核心的技术——3D层压技术,它可将OLED显示屏和手机屏幕玻璃整合为一体。

韩国业界相关人士表示,以OLED技术为例,中国比韩国落后3年以上mc康路,但技术持续外泄,OLED的市场转瞬就会被中国赶上。

“OLED柔性屏的自研的技术目前还是偏弱,大多数借鉴的可能还是三星的技术,当然自己的研发专利也有。”苏磊对「子弹财经」说,在OLED市场中,因为三星的屏幕成本较为昂贵,加之国产手机主要还是以性价比最为最终标签,压缩成本成为了各大手机厂商们的重点难题。

在目前的国产手机格局中,可以实现OLED柔性屏研发实力的或许只有华为、OV这样具备实力的厂商,而诸如一加、魅族、努比亚等实力一般的厂商只能依靠供应商提供解决方案。

除张采媚了柔性屏,“游走”于MWC之中的还有最重要的网络支撑——5G。

目前,华为推出了海思巴龙5000 5G基带芯片,而高通也推出了X55基带芯片。

在MWC上,OPPO推出了第一款搭载骁龙855芯片的5G手机,小米、中兴、一加、LG也都陆续对外公布了旗下的5G手机产品消息忧郁弟。

这些厂商大多把5G手机的发布时间定在了2019年上半年。在全球范围内的手机厂商中,没有明确5G产品规划的仅剩苹果一家。

OPPO副总裁沈义人也提到,5G未来可能会突破终端的算力,让运算更多地在云端进行,最终实现云端算力的大变化。

在4G时代,手机一直是最主流的终端产品,但在5G时代,或许每个产品都是5G的终端。“手机+IOT”将会在5G时代得到更加广泛的应用。

“5G最终带来的是质的变化,它将在用户应用、数据处理、云计算、大数据、信息安全等多个方面带来实质的影响。”刘启对「子弹财经」说,未来的自动驾驶、AI交互计算都将建立在5G网络基础之上,用手机遥控任何一款IOT产品都将成为现实。

在MWC召开前,华为发布了“自动驾驶移动网络”系列化解决方案。这一解决方案建立在5G技术上,能够通过更强大的算力和更精细化的无线资源管理能力,支持无线网络自动化驾驶。

去年MWC时,华为已和保时捷进行了一项实验:通过一台Mate 10 Pro对一辆保时捷跑车进行自动控制,从而实现无人驾驶。

当然,5詹子麟G网络的应用不止于此。在未来,5G除了可以满足大量人群高速上网外、随时进行移动支付外,还可以进行诸胸毛之歌如媒体的超高清视频回传,4K视频通话等应用。

“折叠屏手机+5G”像是一个尚未被开发的金矿。如今,各产业链上的参与者都跃跃欲试抢占先机,在其中找到最大的利益,然而这个过程也需要产业链上下游的参与协同。

对于手机行业来说,尽管在4G时代下积累了各种先天优势与用户群,但在5G时代来临之际,也是手机硬件的最新迭代期,而“折叠屏+5G”也正引领新潮流向前迈进。

或许,未来我们看到的宋康华不仅只有“折叠屏手机+5G”,在未来更宽广的跑道内或许有更加前沿的技术与产品。

注:苏磊、刘启为化名。